老版银河娱乐

《微游记:叽叽喳喳

  骆轶琪:莉莉姐:人要学会孤独,学会自己跟自己相处,但记住,孤独不同于寂寞,人需要时间沉淀自己。

  王雅婷:五千年历史看西安,一千年历史看北京,一百年历史看上海。用发现美的眼睛,领略上海的风华无限。

  刘思含:坐着D301国际知名列车抵达上海,走过复旦新闻学院,和全国校媒人民度过今天和之后的几晚,虽然很累,但很充实~晚安!明天等待我们!

  邹萌:上海是个多情的城市。虽不及水莲花的娇羞,却也有别样的温婉。漫步上海,被氤氲的湿气和吴侬软语包裹,身在异乡确也有安定感。

  董月阳:想起那天听贺延光老师的讲座,印象很深的是记得他说当记者是有风险的,摄影记者风险更大。“把真相告诉读者”、“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现场”、“拿着相机,不管拍不怕,都要进入职业状态”的这种精神深深打动着我。在这些优秀的新闻人的指引下,我知道我的新闻路还很长。

  刘美伶:过去,上海人世代生活在弄堂里,怀着一颗小上海的心,做着一个大上海的梦;今天,上海的繁华和古老仅有一墙之隔,过于强势的优越感被包容的理念所替代。浮云抵不过坚实的红砖,浮躁敌不过扎实的脚步。

  孙健:校媒的问世,宣告一群栋梁之才的横空出世,也伴随着一代代校媒人前仆后继的精神传承。一朝相识,三生有幸;一朝坦诚,终身知己。上海的相聚,既学习,更给力!

  吴庆辉:何万蓬先生说:“发现美的前提是揭露丑。”想起来罗曼罗兰的一句话:“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,那就是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且去热爱她。”所谓的看清,无非是体味了无数的苦、看到了无数的丑,可又有多少人仅止于一腔埋怨、满腹牢骚呢,又怎么谈得上热爱,既然不热爱,看不到美就理所当然了。

  陈璐:看照片、听故事、读历史,事实和故事就在那里,如何展现才是艺术。贺延光,一位文字和摄影都拿过“中国新闻奖”的人,一位穿着背心、拿着吸管、喝着珍珠奶茶的中年男人。

  刘惠婷:鲁宁:评论是对评论对象的文字堆积。评论能不能打动读者,不仅仅在于观点是不是客观公正,证明材料是不是真实可信,文字是不是漂亮出彩,更在于评论作者通过文字传达的人性魅力和光辉,以及对社会的关怀。

  骆轶琪:莉莉姐:人要学会孤独,学会自己跟自己相处,但记住,孤独不同于寂寞,人需要时间沉淀自己。

  王雅婷:五千年历史看西安,一千年历史看北京,一百年历史看上海。用发现美的眼睛,领略上海的风华无限。

  刘思含:坐着D301国际知名列车抵达上海,走过复旦新闻学院,和全国校媒人民度过今天和之后的几晚,虽然很累,但很充实~晚安!明天等待我们!

  邹萌:上海是个多情的城市。虽不及水莲花的娇羞,却也有别样的温婉。漫步上海,被氤氲的湿气和吴侬软语包裹,身在异乡确也有安定感。

  董月阳:想起那天听贺延光老师的讲座,印象很深的是记得他说当记者是有风险的,摄影记者风险更大。“把真相告诉读者”、“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现场”、“拿着相机,不管拍不怕,都要进入职业状态”的这种精神深深打动着我。在这些优秀的新闻人的指引下,我知道我的新闻路还很长。

  刘美伶:过去,上海人世代生活在弄堂里,怀着一颗小上海的心,做着一个大上海的梦;今天,上海的繁华和古老仅有一墙之隔,过于强势的优越感被包容的理念所替代。浮云抵不过坚实的红砖,浮躁敌不过扎实的脚步。

  孙健:校媒的问世,宣告一群栋梁之才的横空出世,也伴随着一代代校媒人前仆后继的精神传承。一朝相识,三生有幸;一朝坦诚,终身知己。上海的相聚,既学习,更给力!

  吴庆辉:何万蓬先生说:“发现美的前提是揭露丑。”想起来罗曼罗兰的一句话:“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,那就是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且去热爱她。”所谓的看清,无非是体味了无数的苦、看到了无数的丑,可又有多少人仅止于一腔埋怨、满腹牢骚呢,又怎么谈得上热爱,既然不热爱,看不到美就理所当然了。

  陈璐:看照片、听故事、读历史,事实和故事就在那里,如何展现才是艺术。贺延光,一位文字和摄影都拿过“中国新闻奖”的人,一位穿着背心、拿着吸管、喝着珍珠奶茶的中年男人。

  刘惠婷:鲁宁:评论是对评论对象的文字堆积。评论能不能打动读者,不仅仅在于观点是不是客观公正,证明材料是不是真实可信,文字是不是漂亮出彩,更在于评论作者通过文字传达的人性魅力和光辉,以及对社会的关怀。

上一篇:点滴录丨多些恻隐之心

下一篇:没有了